門診專家

(一)馮薇女士簡介

馮薇醫師在溫哥華第十屆健康博覽會上
馮薇醫師在溫哥華第十屆健康博覽會上

馮薇女士,加拿大BC省首批通過正式考試的註冊針灸師,中國最年輕的著名氣功中醫治療專家,現代醫學與傳統醫學及特異治療技術的有機結合者。馮薇女士畢業于天津醫科大學,獲醫學學士學位,並獲得國家醫療職稱。馮薇女士學貫中西,精通中、英文,不僅致力於現代醫學,而且受教於多位身懷絕技的老中醫,還有幸成為深得“心功”創始人劉官任先生醫術真傳的實踐者。她大學畢業後一方面在國家醫療科研機構從事醫療科研工作,一方面受聘於多家醫院開設氣功中醫門診,並在天津創辦“心功”治療中心,多年來治癒了無數疑難雜症,使很多瀕臨死亡的病患者獲得了新生,她創造的很多醫療奇跡引起轟動,為氣功中醫治病正名做出了突出貢獻。也正因如此,使她在而立之年就無可爭議地成為眾所公認的氣功中醫治療專家,在國內享有盛譽。在建國以來,首次由中國政府氣功主管部門國家體育總局舉辦的“全國首屆一級健身氣功師培訓班”的各科考試中,雖然全國氣功、中醫、西醫專家和高手雲集,但馮薇女士卻成績顯赫,名列前茅,成為各科考試成績最優秀者之一,顯示了其雄厚的實力,贏得了良好的讚譽。移民加拿大後,馮薇醫師又以優異的成績通過了加拿大BC省首次舉行的註冊針灸師資格考試,成為首批加拿大政府註冊認可的針灸師。馮薇醫師在加拿大所有從事中醫行業的人當中,是唯一一位通過中國國家體育總局一級氣功師資格考試的人,也是唯一一位能真正將氣功和中醫融為一體並用於醫療實踐的專家。馮薇醫師在溫哥華為無數疑難病患者解除了病痛,加拿大多種新聞媒體對馮薇醫師進行過宣傳報導。因為馮薇醫師治好過很多“不孕症”患者,被這些患者譽為“送子觀音”。

(二)馮薇女士談氣功治病的實踐

一. 從現代醫生走向用氣功治病

自“氣功熱”興起以來,很多人通過練功或接受氣功治療,使疾病得到了康復。在康復的病種中也包括一些現代醫學的不治之症和疑難雜症。我本人畢業于天津醫科大學,是一名經過現代醫學科學系統、嚴格教育的醫生。雖然自己也練氣功,但一直認為氣功僅僅是一種健身養生的方法,至於氣功治病無非是靠“心理暗示”作用的心理療法。但一次我親眼目睹的事實徹底改變了我的觀念。那是九一年十月的一天,地點是在中國民航大學的階梯教室。那天,劉官任先生正在舉辦“心功”學習班。患有嚴重高血壓、心臟病的天津東麗區學員崔文榮大娘,在來學功的路上,被落下的鐵路欄杆打在了頭部,後腦撞地,撞出一個鴨蛋大小的血包,當即昏死,並伴有噴射性嘔吐。有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,這時候很容易發生腦疝,隨時都有生命危險,應該馬上送醫院搶救。但她的女兒卻把她拉到了教功現場,跪在地上求劉官任老師救命。面對生命垂危、昏死不醒的崔大娘,全場幾百人都把希望的目光寄託在了劉官任先生身上。當時,我對病人做過檢查後,告訴大家,病人要立即送醫院搶救,否則,隨時可能死在練功現場。可是劉官任先生並沒有聽我的勸告,在全場人目光的注視下,當場發功,意想不到的奇跡出現了,崔大娘頭上的血包,隨著發功越來越小,最後竟消失得無影無蹤,這是在場的幾百人親眼目睹可證的事實。血包雖然消失了,但崔大娘並沒有從昏死中醒來。正因為她始終昏死不醒,才動搖了我氣功治病完全是靠心理暗示的觀念。在隨後的一周裡,劉官任先生和他的弟子連續地為崔大娘治療,七天后,崔大娘才從昏死中醒來。又經過一周的治療,崔大娘完全恢復了正常,到醫院檢查,竟找不到半點頭部受傷的痕跡。正是受這件事的教育,才使我這名現代醫學的醫生走上了用氣功為人治病的實踐。

二. 氣功能治現代醫學治不了的病

我通過多年的氣功治病實踐得出的第一個結論,就是氣功能治現代醫學治不了的病。被現代醫學判為死刑的絕症,往往通過氣功治療會起死回生,這是被大量實踐證明了的事實。我有一位67歲的肺癌晚期患者,醫院已推出不治了,並且通知家屬患者只能再活一個月。我接手後,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讓他停用一切藥物。原因很簡單,這些藥物根本治不了他的病,否則醫院就不會判他死刑了。第二,我並沒有象對其他腫瘤病人那樣,讓他辟穀。第三,完全用氣功方法治療。結果,一年多以後,這位患者不但沒死,並且可以自己騎自行車上街。僅這一事實就說明氣功治病可以打破現代醫學的極限。在多年中,我有很多用氣功將現代醫學不治之症完全治癒的病歷。天津塘沽一位17歲的女高中生,從14歲來月經開始,三年來每天月經不斷。跑遍了京津所有的大醫院,都醫治無效,並且查不出病因。我用劉官任先生教的“特殊病”治療法只治了三次,她就完全痊癒了。雖然氣功能治現代醫學治不了的病,但千萬不要錯誤地認為所有現代醫學治不了的病氣功都能治,事實上,有相當多的現代醫學的不治之症,氣功也治不了。這也是我多年氣功醫療實踐證明了的事實。

三. 氣功治病不應排斥現代醫學

我通過多年的氣功治病實踐得出的第二個結論,就是氣功治病不應排斥現代醫學。現在有很多練氣功的人認為用氣功治病強于現代醫學治病;而很多醫生則認為現代醫學遠遠高於氣功。其實這些觀念都是錯誤的。氣功和現代醫學並不存在誰高誰低的問題,有些病現代醫學治不了,氣功能治;也有些病氣功治不了,現代醫學能治。例如,急性外傷大出血,發功治療就不如用現代醫學處理好。所以,氣功和現代醫學就如人的兩條腿一樣,不存在誰比誰更重要的問題。它們都能治病,但治病的範圍不同。一般地講,急性病用現代醫學處理,慢性病用氣功治療,它們也可以互相結合。我在治病中,並不反對病人用藥,反對的只是不起作用的藥。例如,有的病人吃了很多年降壓片,血壓不但沒降下來,反而比以前還高;吃了很多年胃藥,胃病比以前還重;吃了很多年心臟病的藥,心臟病不但沒好,反而更重了。我就勸其停藥,原因就是這些藥不治病。而有些非常見效的藥,我則讓病人繼續用。所以,每當病人問我:“用氣功治病,以前吃的藥還能用嗎?”我就告訴他:“如果你吃著特別見效,就用;不見效的就停。”另外在診斷疾病上,氣功更不應排斥現代醫學,而應該充分利用現代醫學最新的先進診斷技術。在到我這兒看病的病人中,凡是在醫院做過B超、CT、核磁共振、化驗的,我都讓其把醫院的檢查結果拿來,作為參考,我覺得非常有用。此外,我還有一條很重要的經驗,那就是無論用氣功治病,還是用現代醫學治療,讓病人配合練一些對症的功法是非常有用的。這樣不僅可加速、鞏固療效,而且還可以調動發揮病人固有的自然抗病能力和康復功能,改變病人把健康完全交給醫生和氣功師的錯誤觀念。

四. 氣功治百病,不治百人;“信則靈,不信則不靈”是錯誤的

什麼病氣功一定能治?或一定不能治?這都不是絕對的。因為有些病原以為氣功根本治不了,有時卻能奇跡般地治好了。而有些病看著很容易治,治了多次卻不太見效。這在氣功治病中是常見的現象。有人說,用氣功治病,信則靈,不信則不靈,其實是錯誤的。信與不信儘管在氣功治病中起著一定的作用,但並非是決定作用。在一百個非常相信你的病人中,肯定有你治不好的人;而在一百個一點都不信你的人中,肯定有你能治好的人。這是我在多年氣功醫療實踐中證明了的事實。同樣一種病,有的你就很容易治好了;而有的怎麼治也治不好。即使是自己最拿手的病種,也有這種情況。有一位膝關節痛的女患者,病並不太嚴重,她只是上樓梯時關節疼痛,平時並無感覺。這種病對我來講是很好治的,但我給她治了幾次,並無太明顯的效果。所以,我認為不論氣功,還是現代醫學,對任何一種病都不存在絕對能治和絕對不能治的問題。即使是某種病的醫學權威,對這種病也有治不好的時候。因此,有人問我:“氣功能治什麼病?”我說:“氣功能治百病。”又有人問我:“我的病氣功肯定能治嗎?”我說:“氣功不治百人。”

五. 居住環境不合理是致病的一大因素

居住環境不合理是致病的一大因素,這是我在多年的氣功醫療實踐中得出的第四個結論。這種病我見過不少,用氣功和現代醫學都解決不了。例如,有一位退休教師,他的兩小腿疼的連走路都很困難,醫院醫治無效後,來到我這兒,我治了兩個療程,見效不大。後來,劉官任先生讓其把睡床換了個位置,他的腿就漸漸的好了。還有一名嚴重心臟病患者,每年都要住幾次院。學功後,在我這兒治病,結果不久又住院了。劉官任先生看了他的居室後,讓他換到另一個房間睡,調房後,兩年多過去了,一直很好,沒再住院。這種事還有很多。劉官任先生說這是環境因素所致疾病,過去稱為“風水病”。如果不從環境調整入手,無論吃什麼藥,發什麼功,都不會把病治好。有一位元大單位的領導腰背腿疼多年,看過很多中西名醫,都不見效。後來慕名找到劉官任先生,劉官任先生看過他的居室、辦公室後,只讓他把老闆台換了個位置,又通過幾次治療就痊癒了。這些事對我教育很大,以前我從不認為住房、床位、辦公桌等等這些因素會導致疾病,一直視風水為無稽之談和封建迷信。事實改變了我,我不僅參加了兩次劉官任先生舉辦的“環境健康學應用快速入門研討班”,而且還動員我的病人也都參加。雖然只有短短兩天的學習,卻使我懂了不少知識,掌握了很多調整、優化環境的實用技術。我的很多病人學習後,通過調整優化自己的住房環境,自己和家人的健康有了好轉。而我用這種技術為病人調整優化住房環境,大大提高了治療效果。我通過對病人大量的統計調查,發現大多數的病人,家庭佈置都不合理,都有一些環境因素影響健康,這就證實了劉官任先生講的“居住環境不合理是導致疾病的一大因素”的結論。事實上,不管什麼人,只要生存,就離不開環境,不管你信不信,環境對你都會產生一定的影響。這種影響可能是好的,也可能是壞的。現在,環境因素所致疾病之所以這麼多,主要是人們又沒有環境健康學的概念和常識,在建房和買房時根本就沒有考慮過環境因素對人的影響,因此,就必然造成了居住環境的不合理,使環境對人產生了壞的影響。環境健康學就是讓你充分優化、利用環境,使之對你產生好的影響、好的作用。所以,它跟每個人都密切相關,從自己和家人健康的角度出發,每個人都應該學一學環境健康學。尤其是專門從事治病救人職業的醫生更應學習環境健康學,只用“巴斯德”的“病菌學說”,光考慮某種病是由什麼微生物引起的,而不承認其他致病因素,有些病是永遠解決不了的,也難以成為一名真正的好醫生。

以上所談只是本人在多年氣功醫療實踐中的部分粗淺體會,還有很多其他心得和經驗以後再和大家交流。


回頁首 回頁首